lili

like_

【授權翻譯】【Gramander】Plan G 計劃G

看到部長怒,為什麼會這麼讓人開心呢www

Jump魚魚魚:

繁體注意~~~


授權:


原文連結: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50821?view_adult=true&view_full_work=true


作者:Aate


Summary:高等傲羅們決定讓Graves吃Newt的醋,促使他們的老闆追求他喜歡的神奇動物學家,好讓他每天返回工作場所時神清氣爽、容光煥發,而不會要求你重寫3次20頁的報告,只因為一個在第7頁的小錯字。


譯者:第一次翻譯,中文很爛,打雞血翻的,輕噴拜託,我很脆弱QQ。感謝抓錯小精靈ヽ(✿゚▽゚)ノ




正文:




第一章:高等傲羅們




他們並不太記得這是誰出的主意了,但如果真要講的話,基本上都會覺得是Rodilus Hamsipood起的頭,因為出餿主意的大部分都是他。而事實上也的確是他,這個主意甚至比之前的都要荒謬許多。




“如果我們真的這麼做,Graves會殺了我們!” Elisa Ipston咬著指甲說,她在煩惱時都會這麼做。”他只會拿起魔杖然後就……就殺掉我們全部。”




“不,他才不會,” Rodilus以他一貫大喇喇的態度說道。他把兩條腿跨到會議桌上坐著,手在腦後撐著。他看起來有多自信多愜意,Elisa就有多緊繃。




“我也覺得這個主意並不是很好。”Almira Bariton同意道,皺著眉在桌上敲打她的筆。她推了下圓框眼鏡道,”我們會惹上麻煩,就算Graves可能會奇蹟似地放過我們。”




“而且我到底為什麼要對老闆的戀愛生活感興趣?”Kilonski叼著香菸粗魯地說,”如果Graves想要Scamander,他是個成年人了,根本不需要我們的幫助,尤其是這種不經思考的方法。”




“但這是為他好,” Rodilus堅持,他從來不在做之前就放棄。”這會讓Graves開心、放鬆,就不會盯我們盯得這麼緊──我是說,就在今天早上我把我20頁的報告全部重寫了3次,就因為有個錯字在第7頁,一個小小的錯字!你們一定也被盯過。”




“我下周必須去上服裝禮儀課,因為昨天Graves看見我有一顆扣子沒扣好,” Kilonski若有所思,”在他心情沒那麼糟的時候,他可能只會譴責我而不是逞罰我。”




“就是這樣!” Rodilus大聲說,”我是如此地敬愛我們的老闆,但一定有讓他跟我們更愉快相處的方法。我跟你們說,計畫如果成功,Graves就不會再在乎幾個錯字或者因為一顆扣子讓任何人重新上初等傲羅的課。想想看,Graves在經歷過美好的’夜生活’之後來上班,輕鬆愜意笑容滿面——他就不會計較我們那一點小小的錯誤啦。”




“你想要我們攪進這場渾水只因為你不想改正你的報告?” Bariton懷疑道。”你到底有甚麼問題呀,Hamsipood?我再說一遍,我可不想死在Percival Graves手上。”




Rodilus嘆了口氣,把腳放回大理石地板,在一群懷疑的眼神中來回逡巡。




“沒──有人會死,”他承諾,”你知道,殺掉我們是違法的,而我們親愛的Persephone*寧願他那讓人印象深刻又兇惡的深色眉毛變成蜥蜴而不是違反規定。




“讓某隻蜥蜴──準確來說,Newt──坐在他臉上*,” Kilonski說,從鼻子裡吐出煙霧。”這才是重點吧。”




Rodilus竊笑,Bariton翻了翻白眼,嘆了口氣。




“我加入,” Bartolomeus用他低沉的嗓音說,這是他在經過半小時的’高等傲羅特殊機密會議’後第一次開口發言,四雙眼睛齊刷刷地看向他。Bartolomeus很少開口說話,但通常他會講出比較有意義的事。




“Grindelwald,那個混帳,”Bartolomeus抱怨,”在我值班時綁架Graves,而我竟然幾個月之間都沒有覺得哪裡奇怪。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忘,也不會原諒自己,這是個恥辱!”




一陣嘈雜的同意聲頓時充滿了會議室,四位傲羅都表達了他們的懊悔。Graves像是甚麼都沒發生似地回來工作,甚至完全沒有提及被囚禁的事,但傲羅們無法擺脫這件事。當時最邪惡的巫師Grindelwald能夠在他們的眼下抓走老闆,這已足夠讓高傲的巫師們挫敗且羞恥了。




“在Graves經歷如此糟糕的事情後,如果能讓他感到些許開心,” John Bartolomeus繼續說道,”那這正是我虧欠他的,所以我加入,不管你們其他人怎麼想。”




房間裡一片靜默,過了一會,Bariton打破沉默。




“好吧,好吧,”她說,緩慢地點頭並舉起手。”好吧,那現在,等一下!我們不能性騷擾Newt Scamander,畢竟是要讓Graves不要盯緊我們。”




“不騷擾,” Rodilus強調,”性的方面或其他方面。我的想法是,我們都需要對Newt表現出一些興趣,好讓Graves忌妒。比如一些稱讚啦、一點調情啦,這樣Graves最終就會行動了,最終,畢竟已經一年了,我用我的年薪打賭Newt肯定會樂意跟Graves有更深的關係,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吧。如果我們都表現出對Newt的興趣,Graves會了解他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會有別人把他搶走。Graves會更進一步,然後Newt會經常給Graves他的穴……”




“你也太粗俗了吧!”




“…之後Graves就會在上工時有好心情了。” Rodilus結束發言,無視Bariton的話以及她皺起的鼻子。




“你知道我是個T的,對吧?”




Rodilus已經準備好給Elisa的答案了。




“並不是說你真的要對Newt有興趣,”他指出,”你只要假裝到Graves開始有點吃醋,他就會宣示他對Newt的所有權了。”




Kilonski靠回椅背,緩慢地吐出煙霧後,決定順其自然。




“我想,”他靜靜地說,”這個可能真的是一個好計畫。”




“它不是,” Bariton雙臂交叉在胸前,很堅定地說,”這是我聽過最荒謬、最愚蠢的計畫了!但是,”她遲疑道,”這可能有用。Graves禁止我在工作時嚼口香糖,因為他覺得這樣不’專業’。也許Newt會讓他分心,他就不會太在意我嚼口香糖的習慣了。”




Rodilus得意洋洋地笑了。




“就這麼決定啦,作戰開始!”


────────────────────────────────────────────


Newt盤腿坐在Graves辦公室的沙發上,這裡是他的老位置,一些羊皮紙散落在腿上。他正在用力地塗寫些甚麼,一瓶墨水浮在他手邊,完全沒注意到Bariton看他的眼神。




Graves反而對Bariton稍微歪頭去看沙發上的人的動作有更多察覺。Bariton確保自己把Newt從頭到尾、從頭到腳,緩慢地掃視過一遍,然後她轉回去面對Graves的辦公桌討論案子,就好像她剛剛沒有想用眼神剝光Newt的衣服。




Bariton本來是想委婉地讓Graves知道Newt可以吸引許多巫師的注意。她希望這可以讓Graves多想想,好讓Graves展開行動去追求Newt。




但是Graves並沒有,他開始怒視Bariton。當她的視線在Newt身上時,她就會感受到更加黑暗的怒視,幾乎認為Graves要用無杖魔法詛咒她。




Bariton暗暗嘆了口氣。她應該要在加入這個可笑的計劃之前先了解更多的。


────────────────────────────────────────────


*Persephone是Rodilus用來稱呼Graves的,Persephone是希臘神話中冥界的王后,應該是感覺很有威嚇力,加上跟部長的字發音有點像吧(Persephone跟Percival,這條我是猜測的)。




*sit on his face。有oral sex跟rimming的意思。Newt也是一種蜥蜴的名字,所以直接翻坐在臉上。感謝Monsterg太太的解釋及幫忙。

评论
热度(296)

© li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