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

like_

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part5

四元阿汤:

终于点题了点题了!!!!!【虽然只点了一半_(:3」∠)_








 


"喂,你那块布是怎么来的?"德拉科狠狠吞下最后一口,把疑问抛给了对面那个一脸满足的红发。


"首先,我不叫'喂'。"罗恩带着"吃饱了好愉快"的表情看着德拉科说道,"怎么来的?当然是我机智地从那个杰克那里顺来的啦,我就知道有用,嘻嘻。"


看到罗恩心情很好的样子,德拉科就有些不爽,这大概是霍格沃兹带给他的条件反射之一。他冷哼一声,正想嘲讽一下罗恩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


"哼,又抓到个纯血叛徒!"似乎是杰克的声音。罗恩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纯血叛徒,不是韦斯莱家的就是……


罗恩迅速趴到栏杆上用力向外张望,就看见两个食死徒抬着一个黑发青年巫师向里面走来。"纳威…是纳威…"罗恩有些失神地念着。


先是他,然后是纳威,哈利身边的人正一个个被活捉住,他相信纳威也不会泄密的,但接下来呢?霍格沃兹的旧同学们未必都会如此忠诚于哈利,一旦凤凰社的所有成员和指挥部暴露,而魂器尚未毁掉的话,这场大战……


罗恩紧锁眉头,他望向德拉科,唯一能改变这个现状的,就是这个食死徒的儿子。


"别看了,韦斯莱。我不会帮你的。"德拉科把魔杖往身后收了收。


罗恩怒目圆睁,但也无计可施,只怪自己头脑还太简单,没有留后招。见纳威被扔进了隔壁的牢房,罗恩马上跑到墙边,猛叩墙壁,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


但不知是对方还尚未从昏迷中苏醒,还是水泥墙难以传递声音,直到他手指的骨节上布满了鲜血,隔壁也没有一丝回应。


虽然牢房里灯光昏暗,几乎都看不清自己的五指,但德拉科就是看到了罗恩眼睛里折射出的闪光——通过他眼中的泪水。顿时,德拉科的心像被一根绣花针刺了一下,并不会很疼,反而会有些搔痒,挠得他心跳都加速了。他不像罗恩,并不是处男。女的,男的,他都有所涉猎。但这种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他看见罗恩这个样子,脑袋里竟没想把他压在身下狠艹一番,甚至没想嘲讽他的软弱,只想上去拍拍他,安慰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可他没有资格这么做不是吗?那个红发眼含热泪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食死徒的所作所为。德拉科抚摸着手臂上的黑魔标记,苦笑着摇了摇头。


为了不让自己心烦,他故意背对罗恩坐了下来,捂住耳朵不去听罗恩抽鼻子的声音。


过了很久以后,德拉科发现那微弱的声音终于消失于耳畔。罗恩应该是哭累睡着了,他这么推测。起来,转身,走近格兰芬多的前任级长,德拉科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烧,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再次向他袭来,他自己也不会看到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是多么温柔,一点也不像那个自私刻薄的斯莱特林。


"恢复如初。"德拉科将魔杖指向罗恩那只受伤的手。


由于魔杖的关系,伤口回复得很慢。德拉科就目不转睛地盯着罗恩的那只手,终于连日不眠的疲倦打垮了他,德拉科也躺倒在了罗恩身边,沉沉睡去。


 


竟是一夜好眠,美梦连连。


 


却终将会被打破。


 


德拉科一醒来,便发现罗恩正以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不时地还在墙上进行着有规律的敲打。


"干嘛这样看着我?又不是……"马尔福家的独子脸色一变,"父亲死了?"


罗恩缓缓点了点头:"食死徒和凤凰社又大战了一场…混战里纳威看见马尔福夫妇想趁机逃走,被黑魔王发现了……"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德拉科的泪水已经无声地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你……还好吧?"罗恩走近德拉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会好受些…"闻言德拉科便忍不下去了,紧紧抱住罗恩失声痛苦起来。此情此景也触及了罗恩,他竭力回忆如何安慰别人,最后就只是把手抚上了德拉科的背,轻轻拍了两下。


 


跟安慰婴儿似的。


 


而外面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快站站好,他们来了。"罗恩小心地推了推德拉科,好提醒他在食死徒眼中他们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


德拉科一声不响地走开了,仿佛刚才的拥抱不存在。


罗恩见状只好自嘲地对自己笑笑,心想:自作多情什么呀,人家又不需要你。


 


杰克和另一个食死徒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份卷轴。


就在这时,德拉科突然抽出魔杖对着杰克喊道:"昏昏倒地!"对方显然没有料到这一手,丝毫没有防备,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罗恩也马上反应了过来,猛地扑到另一个食死徒身上展开了肉搏战。


"昏昏倒地!"另一个食死徒也被击中了。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下,这一眼,开启了他们日思夜想的那个,白日梦。



评论
热度(18)
  1. lili四元阿汤 转载了此文字

© li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