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

like_

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part3

四元阿汤:

  


"喂,你想什么呢,快给我解开我要睡觉了。"罗恩见德拉科对着墙壁楞了好一会儿,忍不住提醒他自己还被束缚着。


德拉科听到罗恩的声音总算把头别回来了,现在他看到罗恩已经不再只有蔑视和性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复杂的情感。


见德拉科又盯着自己看了好久,罗恩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马尔福你想干嘛?"


"我,想,上,你。"德拉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我次奥。"罗恩破口大骂,"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我很累了。我可没干违心事,睡得踏实的很!"


"哦?谁昨天做噩梦来着?我打保票你醒来时身上都没有干的地方。"德拉科缓缓靠近那窘迫的红发少年。


"那是…那是咒语的关系…"罗恩的说话声越来越小,而脸却越来越红。


该死的德拉科,声音怎么那么性感?


德拉科只轻轻啄了一下罗恩的嘴唇,而没像罗恩所期待得那样吻到他七荤八素。


"算了,先让你休息一天吧,有我在你就不会有生命危险啦。"德拉科凑到罗恩通红的耳边又加了一句:"我们就可以慢慢玩儿了。"


"玩儿你妹玩儿你妹!"罗恩继续破口大骂,当然这得不到任何回应,但不骂骂他就是不爽。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马尔福没对他做他所预料的事,这让他有点失落。


"你就这么睡吧,鼬鼠。手脚不自由又不会碍着你不是吗?天塌下来你都能像头猪一样入睡吧?"德拉科像找回了昔日的拿手好戏,对着罗恩嘲讽道。


在嘲讽这方面,罗恩的天赋为零,所以他只能靠着脏话来增强气势:"你这个狗杂种!艹你!"


"来呀。"德拉科毫不脸红地说,"可惜你现在是个阶下囚。"


"你不也是?"


"我可有魔杖,你小心点。"


"那可不,食死徒的小狗腿子当得还愉快吗?"罗恩终于想到了一句绝佳的回嘴,当即惹怒了德拉科。金发少年脸部不住抽搐起来,却还是没压制住自己把魔杖掏出来的欲望。


"钻心剜骨!"这一次,他使出了全力。


罗恩倒是很倔,竟憋着没发出一丝尖叫。他用力咬住下唇,拼命吞下所有的痛苦与哀啼,最终还是支持不住,失去了意识。


看到罗恩不再动弹,德拉科慌张地把魔杖扔到地上,急忙跑过去查看那个倔强的狮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的…对不起…这不是我的本意…"他看着罗恩下唇流出的鲜血,泪水模糊了双眼。"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做这种蠢事啊…为什么…"他把罗恩抱到自己腿上,解开了禁锢咒,又对着罗恩施了好几个治愈术,都没起多大作用。实在黔驴技穷的德拉科最后只能施了个清泉如涌,帮罗恩洗洗脸擦擦身。


看着罗恩紧皱的眉头,德拉科心里也像中了咒一样绞痛。


 


"或许我就是天生的孤独命。"德拉科悲观地想。


 


"如果他醒来后变得跟隆巴顿夫妇一样的话,我就把他带到庄园去。


 


骗他说他其实姓马尔福。


 


不对,头发一看就不对啊,他是疯又不是傻。


 


……


 


就跟父亲说他是韦斯莱家送我们的礼物好了,他一定会欣然接受的。


 


如果他没被送去阿兹卡班的话。


 


假如父亲坐牢了,那我就陪罗恩一起疯吧,圣芒戈又要忙了。


 


……"


德拉科就这么自言自语了一整夜,若要有人看到,那他现在就已经在圣芒戈了。


几夜没合眼的德拉科,其实也早就在崩溃的边缘。


 


怀中人金色的睫毛终于扇动了几下,马尔福少爷又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你是谁?为什么抱着我?我在哪儿?"罗恩总算睁开了眼睛,可眼睛里盛满了疑惑。


德拉科最怕的三句话来了,但经过一夜思索,他早已想好了对策。


 


 


 


拽哥想好了我还没想好啊!!!不如就说我是你男票好了!!!


 

评论
热度(18)
  1. lili四元阿汤 转载了此文字

© li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