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

like_

【hp/dmrw】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四元阿汤:

文名来自于万能青年旅店的一首歌,炒鸡好听!!!! 又想不出什么题目所以就拿来做文名了= =


第一篇原创dmrw文,灵感来自沙宣无人之境这首歌啦!!!故事大概设定在伏地魔失去所有魂器之后,哈利打败伏地魔之前……这两个人被关在一起日久生情然后越狱去麻瓜世界玩耍躲藏,就当作这当中有很长的间隔吧!


尽量把握人物性格不ooc!!!ooc了的话……就o吧反正没多少人看的啦啦啦啦~~~


 


1.


  


"把你们的脏手拿开,我自己会走。”德拉科·马尔福此刻正被两个食死徒押着走进黑魔王的秘密地牢。


他并不很清楚自己的具体位置,因为他是被幻影移形送到地牢门口的。那两个食死徒环顾四周,发现牢房已经满员,都被抵抗者占满了。


当然他们不可能拿这个作理由放了马尔福家的小少爷,主人需要他的父亲效忠,所以他的儿子必须扣留下来。“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吧,谁让他那么狡猾,让主人难以信任呢。”其中一个食死徒冷哼道,“希望你的父亲早点立功,不然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德拉科没有再说话。


要是以前,他能把那两个食死徒嘲讽得面红耳赤,但眼下时局不同,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不可一世的马尔福少爷了。当下他要是乱说话,有什么企图的话,门口的摄魂怪就会立马进来给他一个大大的吻。那滋味可不好受。


另一旁的食死徒随便选了个牢房,念了一串咒语,打开牢门推德拉科进去。“老实点,你和那些人不一样,黑魔王对你还是抱有期望的。相信不久就会放你走了。”德拉科忿忿地看着那人,嘴上却道好。那两个食死徒也点了点头,满意地离开了。


“真是虚伪透顶。”牢房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德拉科心里一惊,怎么就那么巧,和这个人关在一起。


“我说是谁呢,救世主的好朋友竟然也被抓住了,真是可喜可贺。”德拉科脸上又换上了昔日在霍格沃兹里的那副神情。“看来波特倒台也就是一两天的事了,呵呵。”德拉科走近那片黑暗,想欣赏那个鼬鼠此时有趣的表情,没想只看见了满脸的血污。


罗恩想靠着墙站起来反驳,却还是因为体力不支,摔在了地上。"你看,审你的食死徒得多恨你啊,给你施钻心腕骨还不够,还在你的傻脸上踹了好几脚吧。"这样绝佳的讽刺罗恩的机会,德拉科自然不会放过。心下却有点隐隐的担心。


担心自己也会变成这样。


呸,怎么可能。


德拉科甩甩头,想把这荒唐的想法甩出自己的脑袋。


罗恩看到他这么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喂,马尔福。他们对自己人中的叛徒可比对俘虏更厉害多了哦。"罗恩故意用轻松又诚恳的口吻说出这话,激得德拉科出了一身冷汗。


他窥见过黑魔王是怎么对待虫尾巴的。


德拉科那害怕的样子让罗恩笑得更厉害了,又好像扯到了伤口,不住咳嗽起来。


这下德拉科算知道他是在骗他了。竟然被愚蠢的韦斯莱给玩弄于掌心,真是诸事不顺。德拉科长叹一口气,转身坐到牢房的另一头。


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


这牢房的氛围及其可怕,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和腐烂的味道,潮湿,却有着非同寻常的热度,像是四周布满了壁炉。不一会儿,德拉科的衬衫就黏在了身上。闷热的感觉像梦魇般无法逃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某一瞬,他似乎有窒息的错觉——他甚至希望是真的被食死徒施了什么让他窒息的魔咒,这样他就可以很快死去,不用一直忍受这种感觉。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打破了寂静。


“韦斯莱,你来这里几天了?”他一边问,一边解开衬衣的纽子,好让自己的胸膛透透气。


罗恩似乎没想到高傲的马尔福少爷会向他搭话,惊讶之余,把自己向前挪了挪,方便看见德拉科。他喜欢看着人家说话,尤其是看着人家的眼睛,即使那双灰色的眼睛充满了嘲弄和狡黠。


“两天吧。因为他们进来向我施了两次钻心剜骨。”罗恩的口气很平常,如同在说今天的晚饭是鸡腿一样。


"你竟然挺过来了。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废物一下钻心剜骨都受不了呢。"


"承蒙马尔福少爷担心了,这不算什么。"


德拉科很惊讶如今坐在他对面的是那个曾经能被他一句话惹怒的韦斯莱。看来死亡和战争的确容易改变一个人。如今的罗恩更沉稳坚强了,犹如一个骑士。


骑士?我在想什么?德拉科有些懊恼,自己竟在心里赞美了他的死对头。


这不是第一次德拉科马尔福在心里默默赞美罗恩韦斯莱,早在四年级的时候他就在心里夸过罗恩日益完美的身材和美丽的头发了。


他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向,但去和一个格兰分多谈恋爱?笑话。尤其当这个格兰芬多又姓韦斯莱,简直就是愚蠢的代言人。


要是能和他一夜情倒不错。德拉科心想,当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现在,这个韦斯莱浑身无力地坐在自己自己面前,倒是个好机会。


见德拉科的眼神不停闪烁,多年的经验告诉罗恩他又在打坏主意了。


但他又没有魔杖,能干什么呢?大不了就是踹我几脚罢了,日后总能让他偿还。如果能逃出去的话。


罗恩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准备挨揍,没料到贴上来的不是拳头,而是嘴唇。


“妈的,你干什么呢?”罗恩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德拉科推开,瞪圆了眼睛怒视着德拉科,那眼神似乎能把人生吞活剥了一样。


“上你。”德拉科诚实地回答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战争都持续了这么久了,你还不懂这个道理?”


“那我他妈也要找个漂亮姑娘啊,谁要跟你及时行乐啊?!天哪,难道……”罗恩终于明白了什么,由怒转惊“难道你是gay?哦,梅林在上!难怪你老跟潘西在一起,是为了打掩护?”


德拉科舔舔嘴唇,又凑上前去,故意降低声调说:“为什么这么惊讶?难道你不是?”闻言罗恩就别过头去,避开德拉科赤裸裸的视线,要不是脸上满是污垢,这下一定又红的跟他的头发似的。


“当,当然不…我,我…”


“那,说实话,你打飞机的时候眼前浮现的会是谁?波特还是格兰杰?”德拉科又向罗恩逼近了一点,鼻尖几乎要碰到罗恩的脸。


“什么,不,不…”


“嘿,说不定我们的其中一个明天就死了呢,有什么好害羞的。好吧我先来。嗯,我打飞机的时候眼前会浮现魁地奇队的几个人,有时是沙比尼,有时是你,还有次是教授。”德拉科的坦诚让罗恩也无处可逃,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心中还窃喜了一下。


大家都认为他和赫敏会在一起,他也这么认为。但说道性,他从不会想到赫敏,甚至不会想到女孩子。这其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但长期以来他都没怎么在意,只当自己和女孩交流少,所以无法想象而已。被德拉科这么一提,他也才意识到。“有时候是伍迪…有时候是迪安…”“哦?居然没有波特?真是出乎意料。”“你…”罗恩刚想反驳,一回头,就被德拉科又一次突然袭击。这次他想开了,没有拒绝。


他还没来得及说,大多数时候他会想到他,德拉科马尔福。


 


 


2.


这鼬鼠的吻技真的真的很烂,德拉科心下忍不住揶揄着。罗恩似乎不太知道如何回应一个吻,就这么紧紧闭着嘴,任由德拉科啃他的嘴唇。


 "鼬鼠,别把嘴巴闭得那么紧,我又不是在逼供。"德拉科凑到罗恩的耳边说道,即使牢房里光线昏暗,即使罗恩脸上满是污垢,德拉科也能从他急促的呼吸声感觉到,他脸红了。"放松,别害羞,我能带你上天堂。"罗恩耳边又响起魅惑的声音,就算这话是经由魔鬼之口说出,此刻也能令他信服。


红发少年终于放松了戒备,粉色的嘴唇微张开来,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


而铂金头发的少年满意地勾起了嘴角,灵活的舌头伸进了对方的嘴里搅动。罗恩第一次舌吻,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仍由德拉科的舌头在他的嘴里游走,仍由德拉科的嘴唇"拥抱"他的嘴唇。


渐渐地,罗恩也开始尝试"活动"他的舌头,银丝在两人间缓缓流下。


见那鼬鼠也来了兴致,德拉科进一步执行自己的计划。他的手慢慢从罗恩的后脑勺,移到脖颈,再到蝴蝶骨,沿着脊柱往下,最后到裤腰带的地方。罗恩的理智告诉他,面前的那个白鼬一定心怀鬼胎,但他的身体却完全向德拉科打开着,呼吸急促,面色潮红。我想操德拉科,一直都想,今天能如愿以偿的话,怎么算都不是我的损失啊,罗恩如是想。于是他就没有反抗,让德拉科顺利地解开了他的皮带,褪下了他的牛仔裤和内裤。


 


一手握住了他的老二。


 


罗恩也有样学样,解开了德拉科的衬衫,和皮带。


 


"马尔福,你说这牢房隔音吗?"


"不隔。"


"那你还…天哪!隔壁可是弗利维教授!"


"你又知道他能活着出去了。"德拉科开始用手逗弄罗恩的老二,"瞧,你这里的毛也是红的,真可笑。"


"有什么可笑的,傻逼。"罗恩嘴上骂着,手上却也动了起来。


帮别人打手枪,他是第一次,所以有些生疏,而德拉科显然不是第一次了,鬼知道他跟谁在一起过,对这些事儿那么熟悉。


当罗恩很快就泄在德拉科手里时,德拉科还处于兴头上。刚高潮完的罗恩完全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给自己的死对头打手枪上,德拉科也被撸得很不尽兴:"鼬鼠,你爽到了,我可不怎么爽啊。怎么说今天也要给我吹一下吧?"


"吹…吹你个头!当心我咬断哦。"罗恩双手一摊,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罢了。"德拉科很不爽,但他转念一想,这个韦斯莱家的小儿子还挺有趣的,可以以后慢慢玩。于是就放弃了霸王硬上弓。


可他给自己撸完后就后悔了,万一明天韦斯莱死了呢?万一明天他死了呢?梅林啊,那就要抱憾终生啦。


 


  


"不行,韦斯莱,我们还是来实打实地干一炮吧。"德拉科伸手去推旁边看起来像装睡的罗恩,推了好几下都没有反应,他又凑近了去看,罗恩的呼吸一点都不平稳,这个鼬鼠一定是在装睡!


"喂,鼬鼠!着火啦你起不起来!"德拉科贴到罗恩的耳边大叫。


"不要伤害金妮,你这个杂种!……"


"原来是在做噩梦。"德拉科对自己说道。


原本高高大大的罗恩现在蜷缩在了一起,微弱的灯光照在瘦骨嶙峋的脊背上,显得罗恩只有小小一团。


"小东西。"德拉科没意识到他用了什么语气什么表情说这句话,他只觉得有保护罗恩的冲动。


"啊呸!保护一只鼬鼠?"


有何不可?


 


对啊,有何不可?他问自己。自己的所有物就要好好保护起来。


问题是,他现在自身难保。想到这个,他便苦笑起来。


父亲和母亲在满世界为黑魔王奔波效力,庄园早就成为食死徒据点,他自己也被搜走了魔杖关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他无法入眠,眼睛一闭,就会出现父亲低下高傲的头颅巴结伏地魔的画面,和一旁的母亲泪流满面的样子。


于是他就看着罗恩,看了一夜。看着他做噩梦,看着他翻来覆去,看着他额上的冷汗冒出,看着他金色的睫毛不停抖动……此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和那鼬鼠也有相通的地方,比如爱家人重亲情,还有不喜欢姑娘。


 


"啊!"罗恩终于从噩梦中惊醒,看情形应该是梦见自己被食死徒什么的杀了。


红发男孩大口地吸着空气来缓解噩梦的刺激,过了好一会他才发现德拉科正看着他。


冷静地,毫不惊讶地看着他。


 


又是一阵骇人的寂静。


 


而隐藏这寂静底下的,是两人汹涌澎湃的心。


 


"为什么他会这样看着我?怎么看也不像是被我惊醒的样子。"


 


"他醒了,他干嘛那样看着我?难道他发现我盯着他了?"


 


"他没睡?为什么没睡?是因为刚刚的事吗?"


 


"他不会傻到以为我喜欢他吧?"


 


"他不会喜欢我吧?"


 


"罗恩!""德拉科!"两人同时喊了对方的名字,不带任何嘲笑的语气。


勇敢的狮子还是先迈出了一步,挽住德拉科的脖颈说:"让我上你吧。"


"可笑!怎么也是我上你啊!"德拉科回敬了一个疯狂的吻,带着些许的不安和怒气,他咬破了罗恩的嘴唇。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罗恩照着德拉科的肚子就是一拳。


德拉科吃痛退开,心里懊恼道"明明是个好开头,怎么又搞砸了呢?"就在这时,有食死徒进来了。


"看来两位小朋友相处得很不愉快嘛。好,很好。马尔福少爷,马上我就能为你报一拳之仇啦,你高兴吗?"这个食死徒掏出魔杖,准备开始今天的审问。


德拉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旋即又扯出了一丝笑容:"那是当然。对抵抗者不需要手软。"


一旁的罗恩闻言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评论
热度(28)
  1. lili四元阿汤 转载了此文字

© lili | Powered by LOFTER